您当前的位置:寻根动态

根在河洛--客家人寻根

发布时间:2011-9-5 9:18:31

    一、从河洛文化说起

   

    在古老的黄河之滨,缓缓东流的洛水之阳,有一座中国建都最早、朝代最多、建都时间最长、居住帝王最多的历史文化名城——洛阳。这里地处中原,气候宜人,土地肥沃,交通便利。远在六十万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在此劳动、生息。在中国上下数千年的历史中,洛阳作为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科技中心,长达1500多年。从历史上第一座都邑夏都(距今约4000年)起,先后有夏、商、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唐、后梁、后唐、后晋等十三个朝代相继在此建都。

    河洛区域的范围,即指以洛阳为中心,西临潼关,东至豫东大平原,南依伏牛山,北跨黄河至晋南一带的中原地区。河洛文化是指产生于河洛地区,包含仰韶文化(约今7000年前)、龙山文化(约4800年前)和史官文化以及被视为天书的《河图》、《洛书》,集夏商周文化大成,由周公创制的礼乐制度,还包含综合儒、道、法、兵、农、阴阳五行各家学说而形成的汉代经学、魏晋玄学、宋明理学及道家经典、释教佛学等等。如此博大精深的河洛文化,构成了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在整个中国乃至世界历史的发展中均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河洛文化孕育了众多蜚声四海的历史名人,如伊尹、杜康、周公、老子、蔡邕、桑弘羊、苏秦、贾谊、王充、班固、蔡伦、许慎、张衡、班昭、曹植、左思、玄奘、上官婉儿、张说、杜甫、韩愈、白居易、孔融、刘禹锡、李贺、邵雍、司马光、程颢、程颐、欧阳修等等,超群绝伦,灿若星辰。他们对我国思想、文化、教育、科技及社会发展所作的贡献,卓然彪炳史册。正是这一代又一代的杰出人物和广大河洛先民共同构筑和缔造了无比灿烂辉煌的河洛文化,对推动社会进步和人类文明产生了巨大影响。

    历史的烟云,岁月的荡涤,今天依然能使人们目睹河洛文化风采的,还有丰富的地面名胜古迹和大量的地下文化遗存,如世界文化遗产龙门石窟,中国第一座官办佛教寺院白马寺,安葬三国蜀将关羽首级的关林庙,被誉为世界之最的古墓博物馆,道教始祖李耳曾在此炼丹的上清宫和唐僧故里等等。洛阳东南是中岳嵩山,有我国最古的嵩岳寺塔、观星台、嵩阳书院、天下名刹少林寺及中岳庙。此外还有以五大都城(夏朝都城、商代都城、东周王城、汉魏故城、隋唐东都)为代表的数十座古城池,数百处古文化遗址,数万座古墓葬,数十万件出土文物。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不仅推动了我国古代文明的发展,也给后人留下了不尽的财富和供人凭吊的遗迹旧址。

    河洛文化不但富于创造,而且善于汲取同期其它类型文化之所长来丰富自己,并向四周辐射延伸,成为中国古代文明的核心。汉唐时,洛阳作为东西文化交汇点和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广泛吸收各国的优秀文化,与欧洲、北非和亚洲等地有着密切联系,形成国际商贸大都会,为世界范围的中外经济文化交流写下了壮丽的篇章。

   

    二、河洛人的几次南迁

   

    历史上由于丰歉交替,福祸同行,河洛先民或逃灾荒,或避战乱,或因戍边,不断南迁,人迹遍及四面八方。其中规模较大的迁徙主要有以下五次:

    1、西晋末年的“永嘉之乱”、“八王之乱”使河洛及中原人民饱尝战祸之苦,出现了北方人南迁的大潮;近百万汉人为避战乱,从西晋都城洛阳出发,迈出了客家历史上大规模南迁的第一步。有关这方面的史料记载甚多,举不胜举,如《晋书·王导传》:“洛京倾覆,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六七”。据《书·康祖传》记载:“晋永嘉二年,中原板荡,衣冠始入闽者八族,所谓林、黄、陈、郑、詹、丘、何、胡是也。”在今天的地名上还留着历史痕迹,如福州有晋安河,泉州有晋江,闽南有洛阳江、洛阳桥,这都是晋代河洛人到福建后命名的。进入广东者,如蕉岭赖氏,世居颖州,晋八王之乱后经浙江松阳而迁至蕉岭。这些南迁移民就是客家人的先民。

    2、唐高宗总章二年(公元669年),福建南部蛮獠叛乱,闽南行军总管河南人陈政率兵镇压,失利后退守九龙山。其母魏氏率河南58姓军校入闽救援,并在平叛获胜后留驻漳州,繁衍子孙。安史之乱也导致许多中原人南迁赣、闽和岭南等地。

    3、唐末至五代,北方动乱不安,于是又出现一次人口南迁高潮。河南人王潮、王审知兄弟乘时起义,率中原数万人南迁,经安徽、浙江进入福建。后来王审之建立闽国称王,统治福建达55年。中原数万之众,也全部定居福建。据罗香林《客家史料汇编》,孙、邹、罗、刘、廖、温、薛、李等家族,都是这一时期由北方迁至福建者。

    4、宋元时期,有二次人口南迁高潮。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攻破开封,北宋灭亡。不久高宗赵构定都杭州,中原人大批随宋室南迁至江浙,也有一部分进入福建及岭南。1276年元军攻占临安后,张世杰、文天祥等人相继扶持端宗宋帝转战福建、广东沿海一带开展抗元斗争;失败后,元军到处追捕,迫使原来迁居闽粤的河洛人继续退往偏远的福建、广东东北部甚至北越的山区之中,在贫瘠的土地上定居与拓荒。

    5、明末清初,国势日弱,战乱和灾荒促使无数河洛移民的后裔继续逃往更偏远的南方,如海南岛、台湾,甚至漂洋过海,流落泰国、越南、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毛里求斯等地。

   

    三、客家民系的形成

   

    木有本,水有源,人类有祖先;“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客家人作为历史上形成的独特群体,究竟源于何方?这是海内外每位客家人在思亲怀祖,究本溯源时最为关心的问题。鉴于以河洛为中心的中原地区在历史上所处的特殊地位,在每次北方人南迁的潮流中,河洛人都占绝大多数,因而河洛人就自然成为客家人的重要组成部分。通常所言“客家人根在河洛”,其原因也在于此。

    随着河洛先民的不断南迁,陆续定居闽粤赣山区,尤其是经过宋元时期的大迁徙,客家人已从自在的群体,演变为自觉群体,中华汉民族中的一大支系——客家民系终于形成了。徐旭曾在《丰湖杂记》中记述了客家民系的形成,兹摘录如下:

    “今日之客人,其先乃宋之中原衣冠旧族,忠义之后也。自徽、钦北狩,高宗南渡,故家世胄,先后由中州山左越淮渡江而从之,寄居各地。迨元军大举南下,宋帝辗转播迁,南来岭表,不但故家世胄,即百姓亦多举家相随,有由浙而闽沿海至粤者,有由湘赣逾岭至粤者……犹存生聚教训复仇雪耻之心,一因风俗语言之不同……雅不欲与土人混处,欲择距内省稍近之地而居之,一因同属患难余生,不应东离西散,应同居一地,声气既不间隔,休戚始可相关,其忠义之心,可谓不因地而殊,不因时而异矣。当时元兵残暴,所过成墟,粤之土人亦争向海滨各县逃避,其闽、赣、湘、粤边境,毗连千数百里之地,常数十里无人烟者,于是相率迁居该地焉……所居既定……披荆斩棘,筑室垦田,种之植之,耕之获之,兴利除害,休养生息,曾几何时,遂成一种风气矣。粤之土人称该地之人为客,该地之人亦自称为客人。”

    目前,客家人的足迹遍及五大洲,无论世界哪个角落,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客家人。千百年来,沧海桑田,但河洛人、客家人在辗转迁移的漫长过程中,始终心系河洛故土,不忘祖先;他们基本保存了汉族血统、中原古语、服饰、礼俗、饮食,一般不同当地土著通婚,不与少数民族杂居,继承和发扬了中原汉民族的优秀传统及文化习俗;他们赤手空拳,披荆斩棘,创家立业,铸造了“开拓进取、刻苦耐劳、崇文重教、爱国爱乡”的客家精神,为居住地的经济繁荣和社会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四、河洛人与客家人一脉相承

   

    中华民族是由众多民族、民系和姓氏宗族家庭组成的民族大家庭。姓产生于母系社会,原本表示妇女世代相传的血统关系;氏原为姓的分支,起源于父系氏族社会,是源于同一男姓始祖的子孙分枝的符号标志。我国绝大多数姓氏都是起源于中原,而后经过历次民族的迁徒和交流,广布海内外。不论从民族的历史渊源、文化渊源还是姓氏渊源都足以说明,神州百姓根系河洛。当代世界著名的华人作家韩素音在她的自传式巨著《客家人的起源及迁徙经过》一文中写道“客家人的起源是在黄土平原的河南省,在公元五世纪伟大的哲学家辈出的年代,这里是汉文化的中心。鞑靼人和蒙古人从西伯利亚草原奔驰南来,北方平原的汉族人不断受到侵扰,他们便实行了大迁徒,直到把空旷而富饶的华东和华南都住满为止。作客的人民,即客家人的迁徙,就是在各个世纪中间,由于频繁的战祸或水旱灾害造成饥荒,而发生一次又一次农民大迁徙的一部分。”极具权威的《现代汉语词典》对“客家”的释义是:“指在四世纪初(西晋末年)和12世纪初(北宋末年),从黄河流域逐渐迁徙到南方的汉人,现在分布在广东、福建、广西、江西、湖南、台湾等省区。”光辉灿烂的汉魏晋、隋唐文化,富庶美丽的河洛及中原大地,繁花似锦的京都洛阳,都在南迁移民的思想上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成为他们世代相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白头宫女在,闲话说玄宗”。洛阳城,河洛大地,许许多多的人和事,是客家人永远说不尽、道不完的话题,那情意远远超过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正是这些南迁客家先民传播了来自中原的先进文化和先进生产技术及农耕经验,极大地促进了中国南方的经济发展和文化进步。

    “巍巍客家,情系中原,根在河洛”。客家人是黄河——母亲河孕育、抚养的先民的子孙后代。众所周知,台湾的客家人自称“河洛人”、“河洛郎”,闽南话也叫“河洛话”;客家人的姓氏、民风民俗、节日庆典都源于中原、河洛;他们对中原、河洛、洛阳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在广东的汉族三大民系中(客家、福佬、广府)都有详细的历史记载,说明他们的祖先来自中原;特别是客家民系对根的意识尤为强烈,每到春节家家户户大门前或厅堂上贴刻堂号、堂联,在祠堂中供奉祖先牌位以表达客家人敬祖先、爱故土的千秋情怀。

   

    据考证,在中国的姓氏中,有一千多个源于河南,其中常用姓氏为105个。这是由于河洛一带位于黄河中游,作为中华民族文化的摇篮,是华夏民族活动和兴起的发祥地,也是客家姓氏及客家文化的主要渊源。河洛先民就是汉族直系血脉的先祖,是中华民族总根中的主干和直根。所以说,河洛为中华民族的根,华夏文化之本。

    “客系何来?本黄裔汉胄,三代遗民,世居河洛”。随着河洛先民陆续迁移到祖国南方和世界各地,河洛子孙逐渐繁衍四海,遍布全球;河洛文化也润泽神州,远播环宇。无论是国内客家人还是海外客家人,血缘同宗,文化同源。问祖寻根,根在河洛。

    黄河流域是华夏民族的发祥地,而有着与华夏历史同样久远的洛阳,则是这一伟大文化的缩影和标志。“永怀河洛间,煌煌祖宗业”。慎终追远,源远流长的河洛文化及河洛大地,作为华夏文明的起源,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和所有炎黄子孙的骄傲,也是全球客家的渊源和共同家园。

 

 

(作者:洛阳客家联谊会会长、洛阳姓氏文化研究会指导委员)